补教名师高国华去年12月29日因酒驾被逮,酒测值0.25,他否认喝酒,辩称只有吃姜母鸭,还一度声请提审请求法官给他机会,但被法院驳回;台北地检署本月8日起诉高国华,并声请简易判决,台北地院认为酒驾证据明确,依证据判高4月有期徒刑,可易科罚金12万元。可上诉。

高国华上月29日凌晨2点多,驾车行经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,因未系安全带,被中山分局员警盯上拦查,高国华一打开车窗,立刻散发出酒味,员警要求他下车施测,酒测浓度为0.25,恰好超过公共危险罪的法定低标,当场被带回警局侦办。



高国华被移送台北地检署后,还一度声请提审,主张他只是喝姜母鸭而已,请求法官给他一个机会;但台北地院法官审理后认为,高的主张涉及公共危险罪的实体认定问题,应由检察官侦查、法官审理来认定,不在提审应审核的范围,因此驳回提审声请。

法院将高国华还给北检,检方复讯后,谕令高国华5万元交保。北检侦查后,认为高国华的驾照已被注销,竟仍无照驾驶,且还有其他前科,不宜让他缓起诉,本月8日依公共危险罪嫌起诉高国华,并向法院声请简易判刑。

高供称,12月28日晚间和朋友在永和区吃姜母鸭,喝了4、5碗掺米酒的汤汁,原本是搭计程车返家,在家睡了3个多小时后,发现手机遗失,怀疑掉在计程车上,因自认已退酒,才想开车到餐厅寻找,直到被警方盘查,才知道酒测值依然超标,并不是故意酒驾。

高国华曾因炒股案入监服刑,出狱后,声称吃鹿胎盘胶囊使乾癣症更严重,向商家求偿10亿元与1辆宾士车,案件仍在诉讼中;高国华日前还指控,昔日爱徒高伟用养小鬼方式招揽学生,他劝对方走正道,并索讨8000万元损失,没想到反而被打,但高伟反驳说,高国华疑有经济困难,才三番两次上门找碴。

☆饮酒过量有害健康禁止酒驾☆